特产金矿:我这有30万斤的黄桃,怎么办?

这是廖金的日更第二年第109天

今天孙少波孙总给我介绍了一位贵州的鸟叔,他是天鸟抖商教育创始人,他说,他们村里今年有30万斤的黄桃,问我怎么办?

基本情况

贵州三都,去年的黄桃卖得很好,今年赶上了丰收,鸟叔说,去年村里卖了十万斤左右,但是今年产量去到了30多万斤,离上市的时间只有15天了。

这是一个扶贫项目,在三都大约种了上万亩黄桃。去年总产量在4500万斤,19年估计这个数字要翻一番。那必然会导致供大于求的情况发生。

其实即使是1亿2亿的产量,也不是很大的问题,关键是这个地区的整体供应能力还没有匹配上来。

拿我们赣南脐橙来说,30年前开始种植,推广开来花了很长的时间,最开始没有形成规模,而且物流跟不上,发生了好几轮的种了又砍,砍了又种的情况。

几乎花了一代人的努力,才做成现在的规模,而且前几年的黄龙病也重创了赣南脐橙的产业,1/3的壮年果树被砍,元气大伤。因此不论是初期、发展期、还是成熟期,都会遇到许多的困难。

很多地方种养产业,都必须经历这些阵痛。

2

解决问题的思路

15天就要上市,30万斤的量,30天左右的售卖窗口,时间紧任务重,其实真的很不容易,如果作为外人,我可能都放弃了,但是对于当事人来说,只有硬着头皮上,勇敢面对,这是必由之路。

1、首先搞定本地市场。去年能销售掉10万斤,那么今年在丰收的情况下,可能卖掉5万斤。重点是线上的水果批发市场,罐头工厂,唯一不好的是,这群人都非常懂行,所以一般能等到最合适的时机下手,对于农民来说,利润是最低的。但在生鲜市场,我的建议是能尽快出手,就尽快出手,尤其是在丰收的年头。

2、积极考虑与生鲜大平台合作,每日一淘、贝店、京东生鲜等,其次就是与各大平台上的大卖家合作,做一个忠实的供应商,让他们赚钱,以求形成批量。与平台合作,资金的压力会比较大,存在一定的风险。需要有人愿意承担这个风险。

3、考虑通过扶贫工作组,找到类似京东扶贫馆的平台,可以快速对接产品进去,这类的平台,有一个好处,是政府会调动一些国企的购买力,来消化这些产品。例如之前合作的银行系统,有一些专项补贴做扶贫项目。

4、考虑各地社群团购,找群主,社群联盟这些销售渠道。

5、最后考虑自建代理、粉丝体系。这是见效最慢,最为长久的,短期内很难取得成绩。

总之,想尽一切办法,把货卖出去先。先生存下来,才有机会讲生意,才有机会讲生活。

3

误区

1、去年好卖,今年就一定好卖吗?去年卖了十万斤,今年就能卖掉50万斤吗?

从我自己做脐橙的经验来看,不一定,一个团队操盘一个产品,是有明显的天花板的。做特产生意,不见得是越大越好,我最向往的是小而美的特产生意。

2、先做产品再找销路。

前几天在广州见到赵总,也是想回老家去做特产种植,我当时很想跟她说的是,先找销路,再找产品,做一个生产商跟做一个采购商,两种身份是截然不同的。

生产商,必须要把产品卖掉,而采购商可以挑选产品,可以随行就市,灵活许多。从0开始的生意,不适合小微创业者,开创一个新的品类,是需要大量的牺牲的。

3、准备时间太短。

正常来说,如果没有操盘过水果生鲜项目,准备时间需要提前1个半月左右,需要准备包装、谈采购、核算成本、谈运费、谈人工,还要考虑各方面的突发情况。如果准备的时间太短,容易手忙脚乱,错过销售的黄金期。

如果是和正规的平台渠道合作,往往会要求非常多的资质资料,准备这些资料,顺利的情况下也需要一周的时间,提交到平台后,还有一个审核周期。这些都会推迟销售的进度,因为即使准入之后,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去做。

4、生鲜的坑非常多

今天鸟叔说的这个黄桃项目,物流还要去沟通、包装问题还没落实、保鲜的情况基本没有考虑,这几个点都可能是致命的。物流成本一高,利润就全占了,包装引起售后也会比较麻烦,因为要花大量的精力与物流去索赔。而保鲜的问题就更严重了,它可以直接导致血本无归。

综上所述,做特产其实也有两种方式,一种像农耕民族,扎根到一个产品上,深挖下去。还有一种,像游牧民族,哪里水草丰美,就跑到哪里,他们往往能吃到第一口肉。

如今还有一种方式,就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结合的方式来做,一边是靠谱的生产者,一边是大量渠道的拥有者,做一个靠谱的供应中台。这也许是特产创业营发展的目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